您的位置 主页 > 广州伴游 >

年月的味道——盘点世界上最陈旧的咖啡馆

午后,春日的阳光,漫散在脸上,温和;一杯卡布奇诺,香气四溢,唇齿留香;闭上双眼,静静地享用这种归于咖啡的午后韶光,然后想象一下在古色古香的咖啡馆中悠哉的状况,甚是享用。我们总抱怨韶光走得太快,且连同那些时分的人、事、物一起变迁,但其实只要你乐意,你总会发现有些东西仍然存在,有些经典一直存留,并益发醇香,如那些散落国际各地的陈旧咖啡馆。

1.jpg

所以,当人们习惯了觥筹交错的光影日子后,总会思念那些在雨天,在午后,独自或三五至交于情调咖啡馆中,轻轻地呷上一口,让日子的滋味回转在味蕾中的静谧韶光。且特别牵挂那些有着岁月打磨痕迹的老店,好像只要在古拙的空间中,才能找到那种让心灵放松的亲切感。所以在巴黎圣热尔曼大街上的一条巷子里,那种最让人心醉的咖啡香气,沁入心脾。

品着光辉前史的最老韶光咖啡:巴黎Le Procope咖啡馆

LE1.jpg

LE2.jpg

那是由Le Procope咖啡馆飘出的香气,那是一种带着韶光滋味的醇香。那是巴黎第一家开张的咖啡馆,也称是国际上最早的一家咖啡馆,尽管无人能证实这中心的真伪,然后它的名望却是中今中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据说,伏尔泰在巴黎写作时最爱到Le Procope且每天都要喝40杯咖啡;拿破仑年轻时曾因为没钱而在这儿留下军帽当做抵押品;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思想家卢梭、国际上第一部百科全书的作者狄德罗也曾在这儿写下影响欧美革新和社会发展进程的作品;法国大革新三大巨头罗伯斯庇尔、丹东和马拉都曾在这儿畅谈革新社会的抱负。这儿承载过很多光辉灿烂的前史名人往事,尽管韶光流通,仍旧熠熠夺目。现在,它还在那一个角落,那份韶光的咖啡滋味仍然吸引着国际各地的人们。

LE4.jpg

LE5.jpg

LE6.jpg

Le Procope躲在拉丁区圣杰曼大路后面的小巷里,外观并不出奇;店内的装潢并不特别华丽,但枣红的色调以及处处可见艺术品,让店里充满了贵族气氛。咖啡馆内,仍然有着那些陈旧的岩画,甚至还有1830年的装饰墙纸,一个陈旧的火炉好像便是那些往事的凭证,而归于那个韶光的函件或政令选段、前史物件成则为了馆内的装饰品,每一样东西混着咖啡的香气融成一个韶光故事,而那些经典的好菜,便是那些故事的装点。

停在十八世纪的韶光里:威尼斯弗洛里安咖啡馆

弗洛里安2.jpg

弗洛里安.jpg

如果说Le Procope咖啡馆是有着光辉前史的社会全科式的老店,那么弗洛里安咖啡馆(CAFFE FLORIAN))则是一壶飘溢着文学艺术甜味的咖啡。它精致讲究却不矫情,它传统风姿绰约,它是意大利最著名最贵重的也称是最陈旧的咖啡馆。1720年12月29日,弗洛里安咖啡馆诞生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三百多年的风霜雨雪并没有让它褪色,它仍旧如初,如初地美好、高雅。馆内的装饰一直是十八世纪初的风味,馆内有几个颇具特色的房间:名人厅上挂着十位威尼斯名人的肖像,如马可波罗和提香;议会厅的岩画是描绘艺术和科学国际的场景,主题是“进步与文明引导国际”;而我国厅和东方厅则是远东风格;四季厅或镜厅代表四季的女性,还有二十世纪初新增的自有厅等。因这儿曾是歌德、拜伦、普鲁斯特、狄更斯、海明威等知名人士的天堂,所以总有人梦想:坐在歌德当年的座位上小憩,赏识着卡纳莱托的风景画,描绘着从店内向外看到的风景,而圣马可教堂、钟楼的景致却仍旧如初,做着一个时空交错的梦。

弗3.jpg

弗4.jpg

闹市里的浪漫咖啡梦:罗马Antico Caff Greco咖啡馆

AN.jpg

意大利,一个有着太多故事的国度,就连咖啡馆的前史也不同于他国,好像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的故事,弗洛里安并不是唯一。在罗马西班牙广场四周的康多提大路(Via Condotti),一座有着细长多厅结构的古希腊风格的咖啡馆Antico Caff Greco,有种让人掉进1760年的前史国际中的感觉。这也是一座有着众多名人名望的陈旧小馆,英国诗人济慈、拜伦、雪莱、法国作家司汤达、意大利雕刻家卡诺瓦、挪威作家易卜生、俄国作家果戈里、波兰音乐家肖邦、法国作曲家柏辽兹、比才、匈牙利作曲家李斯特曾是这儿的常客,而德国大文豪歌德更是在此地完成了名著《塔里夫斯的公主》。如此想来,Antico Caff Greco的文艺气氛可是由来已久的。怪不得馆内的装饰如此“艺情款款”,赤色的厅堂墙面缀满镶着漆金画框的名画,古典壁灯辉映之间,有种韶光倒流的感觉。而深赤色的丝绒和陈旧的沙发坐椅、金色斑纹的墙纸,泛着古旧的画作相片,一种怀旧和高雅自然流淌,好像与外面隔成两个国际。

11781396187261723

转载声明:本站文章若无特别说明,皆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爱上伴游-找伴游陪游玩就上爱上伴游 |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伴游平台


热门文章